第189章 遗忘林心如

徽商子弟演武场就建在芜湖码头的不远处,紧邻着青弋江,还没进演武场,就听见演武场中传来阵阵整齐的呼喊声。程冲斗下了马,门房向他拱手道:“程先生来啦。我给您开门”说着推开了演武场的木质栅栏门。
他拧干面巾擦了一把,心道“明天就是三月初四,后金军应该已经在阿布达里冈设下了伏兵,现在是下午了,部队停在宽奠修整,不行,我要立即告知父亲此事,不能刚来到大明又得死一次。”想罢,刘毅简单的梳洗了一下,换上刘宝刚才拿过来的干净衣裳,因刘毅年纪尚小,在军中并无职务,也非军士,只是一介布衣,所以只穿了一身短打,脚踏布靴,急匆匆掀开门帘,凭着脑中的记忆,直奔中军大帐而去,刘宝在后面喊道:“少爷!少爷!你去哪儿啊?你慢点!”,刘宝扶着系带断裂的毡帽,一路小跑,追赶刘毅而去。
程冲斗沉吟一下缓缓说道:“嘉靖年间倭寇肆虐江南大地,曾经有一股约五六十人的倭寇袭扰芜湖,因为当时芜湖没有城墙,卫所兵又不堪用,所以他们轻易攻入城中,本地商会组织了很多人手才将倭寇赶出城区,我徽商帮派的创始人阮弼先生自那次以后请各大家出钱出力,组织徽商家族子弟训练武艺,组织了一支地方民兵,后来几次倭寇入侵都被我们打退,倭寇自此不敢再进犯芜湖县城,再后来芜湖县恢复城墙,阮先生又出资在这里建立了演武场,每年都将各家子弟送入其中训练,保卫县城,倭寇被戚帅平定后,子弟们的任务就变成了打击盗匪,协助官军,所以太平府的治安一向不错,比江北各府都要好,根源就在于此。目前在演武场中训练的子弟一共有二百一十人,科目是枪术,刀术,拳术,射术。”
此时顾秉谦正在府上正厅盛情邀请魏忠贤鉴赏一个新收上来的元代青花瓷龙纹梅瓶。魏忠贤因为是太监,所以他既然没了男人的功能,自然也就没有太多男人的欲望。但是他对钱财和奇珍异宝的渴求确实比一般人要强烈的多,特别喜欢收罗天下的宝贝,文玩书画来者不拒。下面的这些徒子徒孙们投其所好,所以魏忠贤的财产不可计数。
世上最美好的事是,我已经长大,你还未老;我有能力报答,你仍然健康。
第二天一早,吴斌领兵来到繁昌县城和闫海的人马汇合,然后三百余官军直奔马仁山而来,此次太平府除府治之外,其余兵马尽出,吴斌也想立个功勋。他策在马上一挥马鞭:“加快速度,两个时辰之内赶到马仁山,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刘金用刀鞘捅捅马甲的伤口一边问话,刚才还奄奄一息的马甲杀猪般的嚎叫起来。。。。。。
趁这个时间,程冲斗也是细细打量了一下刘毅,只见他穿着灰白色的棉麻练功服,脚蹬短帮靴,眉宇之间和刘招孙很像,站立在堂下,腰身笔挺,上身略微前倾,双手自然贴于裤腿,双腿并拢,目不斜视。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英气。
刘毅跟随程冲斗在郊外练武已经二十多天了,说是程冲斗在郊外有宅子,到了地方之后才发现不过是一个小院子而已,而且是很普通的农家小院子,就在长江岸边不远,散养着一些鸡鸭,总共也就三间屋。一道矮矮的土制围墙将院子给围了起来,院子里倒是没有杂草而是被程冲斗利用起来种上了一些萝卜青菜,颇有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感觉。如果不告诉外人这是武术大家程冲斗的家,恐怕大家也就以为是一个普通农民的家。
地方上也是东厂锦衣卫缇骑遍布,只要敢说魏忠贤坏话被这些人听去都记在无常簿之中,然后立即拿人下狱,基本是九死一生,竖着进去横着出来。地方官员也是大换血,很多职位都被魏忠贤的爪牙或者效忠魏忠贤的人所把持。
胖女孩林晓曦性格开朗大方,她和音乐制作人韩冰是多年好友,两人友达以上,恋爱未满。在一次奇幻的经历后,林晓曦出人意料地变身成为美丽的爱丽丝,并得以接近自己的偶像黄可。虽然赢得了偶像的关注,但夹在青梅竹马与偶像之间时,林晓曦渐渐明白了什么……
中华民族的近代史就是一部血泪史,直到**建立了新中国,但是几百年的积贫积弱导致中国落后于世界的发展,虽然拼命赶超也取得了卓越的成绩,但是在刘毅穿越前的2019年,中国仍然落后于西方国家,美国为首的西方亡我之心不死,用第一岛链和亚太盟友将中国死死压制在亚洲大陆。如果明朝不灭亡的话也许这一切都能改写,明朝末期经济已经进入了资本主义萌芽,政治上相权和皇权分立,很可能形成现代西方的**内阁制度,军事上更是大量使用火器,已经领先了西方,结果明朝被灭亡后华夏又回到了冷兵器时代,中英战争时期炮台上的大炮竟然还是明末清初铸造的红夷大炮。可悲可叹啊。
“某正是宋应星,不知二位。。。”宋应星答道。
众人一路无话,默默打马前行,在山林里还遇到了三三两两的几波溃兵,皆是躲避金兵追杀跑向深山,这些明军神情麻木,看到刘毅这一小队骑兵往反方向奔去,皆是睁大眼睛,不可思议。随后继续向老林子里逃去。。。。。。
刘毅叹道:“也是个可怜人,这些年不太平啊。待会我把你带到繁昌王知县那里,你随他回去吧。”
刘毅停下手中的动作对他道:“其实我是在做土炮,这种土炮的威力巨大,为了保密我才一直没有告诉你,还有,以后不要再叫我少爷了,我们新军成军以后军伍之中只有上下级之分。”
刘金将这种担忧告诉刘毅的时候,刘毅只是神秘的笑笑,他在等,等蒸汽机和燧发枪,装备了燧发枪和纸壳弹的普鲁士和英国军队一分钟可以打出五轮齐射,其他国家也能打出三到四轮。自己的士兵如果一分钟可以打五轮,以目前二百四十名火枪手的兵力,平均三秒就能有六十人齐射,这在这个时代是多么恐怖的火力输出。按照刘毅的设想,如果有能力的话,以后完全取消冷兵器部队,用火器在远距离上死死压制住敌人,然后将骑兵投送出去歼灭敌人。
“额,这个。。。”刘毅有些犹豫,“但说无妨,在座的都可以说是你的上官,老夫也是一心为国,如果能操练出这样的新军,老夫不介意先从南直隶开始试行。”
另外郑芝龙还有一只重甲部队,是郑芝龙用搜罗的铠甲按照葡萄牙人的技术改进制成了类似于欧洲的全身甲的新式铠甲,他在部队专门挑选了五百名身强力壮的大汉,铠甲笨重必须由身体强健的人穿上才能适应长时间作战,每人配斩马长刀一柄,头盔仿照欧式,只露出双眼,将身体其他部位全部护住,郑芝龙命名为铁人军,由他自己亲自率领,作为自己的卫队。(历史上铁人军是在明末清初由郑成功正式组建,本书将时间略微提前,郑芝龙是郑成功的父亲,他的军队内也确实有仿照葡萄牙军队编练的新军。)铁人军和铁炮军合计一千五百人,这是郑芝龙的核心军队。
今天给张鹤鸣的冲击太大了,他知兵事这么多年却从来没想到打仗还能这么打,这是一个全新的概念,无论是骑兵还是步兵全都是依赖火器,可是大明的火器质量他是知道的,可以说是一塌糊涂,打不响,炸膛的事情时有发生,敌人没打着倒是把自己给误伤了,后面的全军操演他之所以不看是因为他已经知道刘毅会给他看什么了,这支部队高度依仗火器之威。想必长枪兵推出来的应该是火炮,只是那炮管粗大,倒是有些像放大号的虎蹲炮。那刘毅的战术就非常简单了,炮轰完了火铳轰打,然后骑兵冲击,刀盾兵和长枪兵只是用来保护火铳手的辅助兵种。
“十一二岁的娃娃竟然有如此胆识吗?”围观的人群发出一阵阵惊呼,难怪他这么能打,原来是上过战场啊,还是萨尔浒,怪不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