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9章 闪电狗国语版

“没错,多谢黄大人提醒,方才是本官孟浪了,有感而发,有感而发。”周之翰笑笑又恢复了如常神色。
片刻,金兵壮达发一声喊,马甲们又冲了过来,刘金大喊一声:“小弩,射!”小弩又称袖里箭,前面也说到明军的家丁有一些江湖人士,他们平时也将这些暗器装备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小弩一般藏有两支小箭,可以连发两次,只见家丁中有五人扣动机括,十支小箭飞射而出,一支箭直奔壮达面门而去,好在他武艺高超,斩马长刀当的一声,劈飞一支箭,后面几个马甲没那么好运气,距离不过十步,猝不及防之下被射翻三人。
刘毅来到阮府门前,早有门房过来,“大人,少爷在府上,我这就去通禀。”说完门房吩咐一个小厮将刘毅的战马牵走,刘毅摘下钵胄盔用臂弯夹住。门房进去通禀了。
刘綎招手唤过一亲兵道:“去和乔游击说一声,**兵不堪用,援朝期间**官军溃败,还不如各地义军顶事,让乔游击行监军之事,此次**出兵虽是边军,然仅为援助,作战意志不强,士气不高,若**兵遇敌不攻,则行督战之责,闻鼓不进者斩!”“遵命!”亲兵随即出帐传令去了。
而且由于金兵对**的高压政策,被占领地区的义兵僧兵反抗激烈,经常有落单的士兵被杀,不得已金兵只能不断分兵保证补给线和被占领城市的安全,导致本来六旗四万五千大军,攻打至汉城时只剩下不到一半的机动兵力可以使用,阿敏急忙差人回国请求皇太极增兵,可是后金境内只剩下两黄旗的兵马,皇太极有心调集蒙古八旗的兵马驻防鸭绿江畔的义州等地,以便调出几地的留守兵马增援前线。
导演: 包贝尔
我希望和你并排站在一起,看每个黄昏日落。
出了芜湖县衙,门外张俊正在眼巴巴张望着,刘毅对着他点点头意思是事情成了。张俊感激涕零,当街就要给刘毅跪下口称谢大人救命之恩,刘毅一把将他扶起,佯装发怒道:“胡说什么呢?什么大人,我和你一样都是总旗。”
袁崇焕麾下诸将皆是忿忿不平,可是无奈魏忠贤势大,他们的声音根本就反馈不到朝堂之上,倒是袁崇焕自己比较冷静,分析利弊之后,袁崇焕上书朝廷,请求辞官回乡,这其实是袁崇焕的保身之道,袁崇焕是一个务实主义者,他深知只有留存有用之身才能为国效力的道理,人亡政息,只要人在政就不会息。既然现在魏忠贤势大,那暂且不与他争锋,辞官回乡避其锋芒,所以当袁崇焕的折子一递上去,第二天魏忠贤就指示六部用印,同意了他的请求,袁崇焕收拾行李,仅带一仆从,借道京师,从今杭大运河一路南下,希望早日回到广东老家。
既然刘綎已经死了,杨镐自然不会和死人计较。况且眼前这个少年杀死了一个梅勒额真,抢回刘綎首级,也是给自己挽回了一些颜面,也说明明军当中也并非无人,这对自己的军报还是有益处的,此处可以多着墨几笔,给军报添一点色彩。
腊月底张鹤鸣回到南直隶之后,左思右想还是提笔写了一封奏折,陈述了太平府新军的情况。虽然新军耗费银两甚巨,但是张鹤鸣还是希望朝廷能编练一部分新军,反正每年辽饷多达近两千万两,从中抽出十分之一两百万两,不用像刘毅的新军一样装备如此奢华,只要能有刘毅军队一半的装备,那么至少能编练五六千的新军,这只军队完全可以驻防辽东,作为一支精锐的机动力量,随时填补防御漏洞,最好能杀伤后金军的有生力量,削弱后金。折子写的很好,可是递上去之后却是石沉大海,因为朝廷发生了更重要的事情,所以张鹤鸣的折子便被忽略了。
“师傅,徒儿这杆铳名曰掣电铳,乃是兵器局研制的新铳,徒儿在辽东军中侥幸所得,可惜现在没有子药和铅弹了,如果有的话徒儿可以演示给师傅看,这铳十息便能打一发,实在是军国利器,只是还有许多需要改进的地方,等以后再给师傅看看吧。”
如果回忆象钢铁般坚硬那么我是该微笑还是哭泣,如果钢铁象记忆般腐蚀那这里是欢城还是废墟?
刘毅望着他的尸体,再看看自己的双手,“自己杀人了?原来杀人的感觉是这样的啊。可我杀得是敌人。是即将入主中原给华夏大地带来不幸的人。原来也没什么过不去的坎,怪不得上过战场的校长经常说,只要你进行的是正义的战争,是为了保卫祖国和人民而战。那就没有什么好怕的。”想罢撕下衣角给刘宝简单包扎,然后捡起刘宝的柳叶刀义无反顾冲向战场。
这下轮到鲁超像看怪物一样看刘毅了,“这位大人怕不是在军器局混过吧,这他娘的是个天才啊,这种主意都能想到。”鲁超心里想道。
“对对对,当然要赏,要大赏,朕不能让天下人小瞧了,朕就是要告诉天下人,只要杀贼有功,为朕出力,朕就不吝啬封赏。”皇帝大声道。“大裆,你有什么意见,该如何封赏比较合适呢?”皇帝接着问道。
刘招孙眼见骑阵崩溃,身上的汗毛都要倒立起来,怀中刘綎缓缓睁开眼,他自知伤重难治,对招孙和刘明等人说道:“想不到我刘綎戎马一生,竟然死在这个小小的岗子上,真是可恨可恨哪!”随即大呼一声:“杀建虏啊!”头一歪,溘然长逝。
在万历援朝的碧蹄馆之战当中,打光铳弹的明军辽东铁骑,挥舞着三眼铳杀入日军本阵,杀得日军哭爹叫娘,可见在实战当中,钝兵器配上马速的冲击力,碰者非死即伤。
战场上横七竖八的躺着明军和金兵的尸体,此战刘綎东路军前锋正兵营马队和家丁两千余人全灭,仅有数人逃脱。
只听妈妈艰难地道:“小瑜……你先把我放下来。”
刘毅躬身道:“不知是吴将军当面,失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