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6章 秦王嬴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急走几步转了过去。嗬!眼前一片雾气蒸腾,雾气中隐隐还有排队的长龙,走近了一看,一间一进的屋子,里面摆了三四张长桌,长桌两边坐满了食客,店门口还有很多人在排队等待。老板在店门外支起一个棚子,搭的简易灶台,灶台里的柴火还在噼啪作响,上面一口大锅,大半锅的清水已经煮沸,上面在搭上一个三孔铁盘,每个孔上对应放着五个小蒸笼。白色的蒸汽夹杂着香味让人垂涎欲滴。抬头一望,店铺上放一个牌匾龙飞凤舞的写着几个大字,味浓汤包,落款是徽商总会。

演员: 周润发/王祖贤/刘德华/张敏

刘毅倒是拱手上前一步到:“阮先生,我先前不知道他是贵府公子,刚才出手过重,多有得罪,我自己没事,但恐怕阮府的家丁们伤的不轻,还是给他们尽快医治吧。”

“不敢,宋先生,我们是军中之人,奉我家大人之命,特来请宋先生到南直隶与我家大人一叙,这是我家大人的亲笔信还请过目。”说着递上了一封刘毅写的亲笔信。

本来他麾下应该是一千一百二十人的员额,刘毅补满了六百人。他在当涂有一个百户的驻防兵力。总计七百二十人,他足足可以吃四百人的空饷。而且麾下兵马的战斗力比一个满编千户所还强。刘毅的军资也不需要他管。他每隔几个月会去刘毅那里巡视。他也知道刘毅和徽商总会关系匪浅,他也懒得管,只要刘毅能给他带来功劳就行。至于刘毅竟然不吃空饷反而比正常的把总还多出一个总旗的兵力,黄玉内心里其实是佩服的,他虽然喜欢当官,但没有泯灭良知。认识刘毅这么多年他知道刘毅是有大志向的,也是为了百姓和大明。所以他对刘毅的各种举措只要不违反大明律都是支持的,就算打打擦边球也没什么,这年头谁管得着谁啊。

“大人,只是军器局这边。。。”鲁超有些迟疑道。“你放心,本官是拿了兵部尚书张大人的文书来的,已经跟你们上边打过招呼了,我今天可以带十个人走。”

正在争论的时候,刘毅通过敞开的县衙正门仿佛看到二进庭院内正有人交谈,刘毅目力极好,定睛一看,果然在仪门之后的二进庭院看到一个头戴乌纱帽身穿青色官服的人正在和一个身穿军服的人交谈,青色官服乌纱帽正是明代正七品县令的标识。不用想这肯定就是周之翰周知县了。刘毅有心想拿出点银子打点一下,伸手一摸内怀,才发现今天早上换了身衣服,急着赶过来,怀中却是忘了揣银子。

虽然明代的芜湖繁华,但是城墙周长不过二十里,相对于后世的芜湖来说面积还是很小的。人口总共也不过四万三千八百余户,总人口二十余万。

没有标尺确实有点难度,而且扣动扳机后不像后世的步枪会即刻发射,而是需要火绳点燃引药,这需要一个过程所以会出现一秒的延迟,就是这一秒大雁已经往前飞了一段距离了,所以才会射空。

演员: 黄轩/染谷将太/张雨绮/秦昊/张榕容/刘昊然/欧豪/张鲁一/阿部宽

十个马甲在五十步外停下,刘金道:“不好,是建虏的马甲,准备迎敌。”众人纷纷拿出开元弓,刘毅也攥紧手中的楠木白杆大枪,因为他年纪尚小还不能达到举重若轻的地步,只能使用木杆枪,二十多斤的亮银枪,只能提起,但要是用它作战目前还是不行的,所以刘招孙考虑到这个方面,也是从武备库里挑选了一杆品质上乘的木杆枪交给他,等以后他成年了再把自己心爱的镔铁亮银枪传给他,可是现在永远没有这个机会了。

三人缓缓来到芜湖城墙东南角的金马门,刘金说道:“以前没有这座门啊,恐怕是新建的吧。咱们就从这里入城吧。”

突然啪的一声,一支毛笔丢了过来,差点砸中阮星,刘毅在旁边说:“你要看这些风情小说你就慢慢看,但是请你闭嘴,不要影响我看书。”阮星吓得连忙闭上了嘴巴。自打被刘毅修理了一番并且知道了刘毅的底细之后,阮星知道刘毅他惹不起,索性闭上了嘴巴,看着看着就迷迷糊糊睡着了。一夜无话。

放在往日衙役们这么一恐吓,一般的小老百姓可就溜之大吉了。可刘毅一是武将之子,二是在战场上打过仗见过血,三是确实是有要事要见程冲斗,情急之下倒是在门口喊了起来:“周知县,周知县,草民求见周知县。”周之翰好像听见有人在叫他,和他对话的那个穿军装的男子也是疑惑地向这边张望。

演员: 周润发/郭富城/张静初/冯文娟/周家怡

刘毅举枪贴腮瞄准天空中的大雁,高度也就在不到一百米,也就是约七十步,掣电铳的射程可以达到一百余步,只是没有标尺只有简单的照门和准星,刘毅瞄准了片刻扣动扳机,砰地一声,后坐力比后世的步枪大多了,将刘毅的肩膀磕的生疼,可是天空中的大雁还在自在的飞翔,没打中!果然滑膛枪的精度还是需要提高啊。

床上人影坐起对刘毅喊道:“别,刘兄弟别紧张,是我,是我。”

不一会儿一个亲卫领着刘毅进来,刘毅一进大堂便是双膝跪地,磕了一个头道:“草民参见经略大人,参见总兵大人。”

“您放心,干干净净的,那个女郎扑上来的时候,我可是力保裤子不失啊。”

妈妈羞得睁不开眼睛,长长的睫毛颤抖着,显出她内心的喜悦与慌乱。她任由我轻薄着,当我偶尔碰到她的嘴唇时,她嘟起唇和我蜻蜓点水地亲一下,又躲了开去,妈妈热恋中娇羞的模样真让我爱煞了。

其二他有私心,他的老对手许心素去年被俞咨皋招抚,在他那里拿到了千总的官身。摇身一变,他娘的这许瞎子还成官军了。有了官身,这个**养的处处跟自己作对,本来就跟自己不对付,现在更是利用朝廷的官身污蔑自己是倭寇海贼,去年起俞咨皋就不断派兵袭击他在福建沿海的屯民点。这官府也是好笑,闽浙旱灾朝廷不救自己救,自己反而变成反贼了,这大明果真是没救了。但是许瞎子颠倒黑白,他郑芝龙发誓要将许心素千刀万剐以泄心头之恨。

“他娘的,你这是买马还是抢劫,你怎么不出去抢,什么马要卖到三百两?”刘金怒骂道。

**的火铳兵胡乱放完手中火铳,急急忙忙在姜宏立的命令下重新装填,金应河见情势危急急忙勒马带领马队兜回来截击正白旗骑兵,但**骑兵哪是八旗马甲的对手,拼杀一会就落了下风,接连被斩马长刀,重剑,披箭击落马下。

“黄某人一向佩服英雄,不问年龄出身,但小兄弟身手不凡,又有如此胆识,将门虎子黄某佩服。”黄玉作为武将一向快人快语,刚才一点小冲突也就烟消云散了,虽然他是六品百户也依然拱手抱拳,不掩饰自己的敬佩。“哪里,黄大人过奖了,这些功劳是父亲麾下那些家丁弟兄们的,可惜他们全都战死,他们才是大明的英烈。”刘毅道

只见狗日的骑在妈妈的腿上,他心满意足地扒下了妈妈的泳裤,他的双手根本按不住妈妈丰满结实的双腿,只能整个身子都伏上去,将头埋在妈妈臀间,深深地吸了一下妈妈胯下的骚味,然后满足地头闭着眼睛嘟囔着什么。

“咱们是练武之人,不能没有好马,而且我的骑术不好,我也想多加练习。”

“这他娘的都是些什么人?”刘毅心里不满道。

魏忠贤听他们把事情说完冷笑道:“嘿嘿嘿,看来咱家对这帮跳梁小丑杀得还不够狠啊,杨涟和左光斗都化成灰了,这帮人还是贼心不死,一天不给咱家找点麻烦心里就难受,不过这次你走运,张鹤鸣很不错,这个折子上的很及时,要不袁鲸那帮人闹起来,咱家都保不住你,不过你认人能不能不要这么蠢,收钱之前能不能先调查一下,什么阿猫阿狗的都往官位上扶,这次你躲过一劫,下次再有你可就万劫不复了。”王绍徽的冷汗唰的一下就下来了连忙应声,“厂公说的是,我一定反省一定反省。”

我看着妈妈的身影消失在山道的拐角处,收拾了下心神,心想成败就在此一举了。

演员: 吴京/余男/斯科特·阿特金斯/凯文·李/倪大红

想到此,刘毅心里不由一惊,“我竟然穿越了,后世的陆军学院优秀毕业生刘毅与眼前刘招孙十岁的儿子的灵魂融于一体,不好,今天是三月初三,万历末年的萨尔浒之战已经爆发,此时恐怕杜松和马林的部队已经全军覆没了。”陆军学院里可是把萨尔浒之战列为经典的以少胜多的范例,刘毅怎么会不熟悉。

乔一琦和姜宏立的人马正闷着头赶路,冷不防路边坡上的密林之中射来密密麻麻的箭支,当场将队伍最前面的**火铳兵射翻数百人,姜宏立在后大呼列阵,乔一琦急忙对姜宏立说道:“姜将军,方才来的路上有一片空地我们即刻退向那里,现在道路狭窄,火铳兵和弓手还有佛郎机施展不开,我带人先顶上去,你带**兵去列阵。”

因为皇太极是努尔哈赤最喜欢的儿子,所以在分配缴获军资的时候额外给了皇太极的正白旗一些明甲,此时冲在最前的数百名正白旗马甲,除了外罩仿明甲以外,里面还内衬了一件棉甲或者锁子甲,三十步外开元弓无法破甲,明军还击的箭支射中他们后只是歪歪斜斜的挂在外甲上而不能深入。而金兵的披箭和刺箭却能轻易射穿明军的步甲,因为步兵本身只着一层棉甲,**耙叉兵很大一部分只穿皮甲,待**大檐军帽,连铁盔都没有,本身披箭就势大力沉,再借助马力,比平时更是事半功倍,马甲们五十步外连发数箭,将正在往后撤退列阵的**兵一片片射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