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1章 暗算演员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程冲斗抢前两步准备将刘毅扶起,却又想起了什么收住脚步道:“好男儿志在四方,怎么能为我一个糟老头子耽误大事,一年不来看我,你做的对,可是你今日不在军营,你作为一地主官擅离军营,万一有敌人来袭,群龙无首,这就是错,是该责罚。”

第三,延续自党争的就是明军内部的问题,本身这次大战各方准备就不充分,明史记载,明军的大刀出征祭旗的时候连头牛都砍不死,砍了几下就卷刃了。火铳更是动不动就炸膛,明军将士们更是把三眼铳当狼牙棒用了。盔甲也不齐备,辽东天气寒冷,萨尔浒大战本身就因为大雪推迟了五天,本来二月二十一出发给推迟到了二月二十五,结果很多内地兵棉衣都不齐备,无法御寒。

刘毅听到毕懋康的说明,不断地点头,确实如此,自己携带五个子铳还行,如果携带十个就会影响到其他副武器的携带,况且十发子弹根本不够打的,如果想将火器用好,那么火力的持续性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

刘綎的正兵营和家丁队也是明军精锐,在一阵混乱,被射翻数百人之后,剩下的一千五六百人渐渐聚拢,但圆盾面积太小,防人不防马,很多明军的战马都被射伤射死,只得下马步战,这无疑影响了他们的机动能力。

阮辉拱手道:“鄙人是经商的俗人,今日承蒙二位救命之恩,挽阮府上下于危难之中,阮府和整个徽商总会对此感激不尽,鄙人不知道用什么才能表达心意,这里黄金一千两,区区薄礼不成敬意。”

刘毅先将炸药包的引线点燃,然后陶宗点燃了炮身引线,嗵的一声,炸药包被抛出了一百多步远,落在了江岸边。轰,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江岸边炸出一个直径十步的大坑。

在他身后跟着整齐排成两列的骑士,约有一百余人,跟他相同的打扮,也是飞奔过来,正是吴东明的骑兵连,这些骑士速度虽快但阵型不乱,一眨眼的功夫就奔到了刘毅的位置,稍稍整队,便以总旗为单位排成了阵型较为散开的两排。众人还没从骑兵队这边回过神来,又听到了咔咔的整齐脚步声。

他们以一百二十人为单位站成五排,队伍是歪歪扭扭。显得有些杂乱。队伍最左边站着五名试百户。

“火炮发射的是什么?当然是炮子啊,实心弹,开花弹,散炮子种种,无非都是用发射药将其发射出去罢了。”陶宗认真的回答道。

众人分主次坐下,杨镐整理了一下情绪,不能在下属面前显山露水,只见他一身大红忠靖服,头戴两山金丝乌纱帽,胸前好大一块仙鹤补子,端坐在堂上,很快就恢复了经略大人的气度威严。

老者又问道:“既然如此,不知道你父亲是否是芜湖本地人士,军职几何?如果是芜湖本地人士的话,那周县令这边还要将他的牌位请入显忠祠,以作祭奠。”

“刘将军,可别再叫我毕大人了,某现在没有官身,不过一个山野村夫罢了,咱们还是直接去吧,看不到刘将军所说的新鲜玩意,毕某寝食难安啊。”毕懋康道。

阮星当时听到这个消息就怒不可遏,要来找刘毅的麻烦。他心想,打不过老的还打不过小的吗?我就偏要去找找这个小杂种的晦气,让你程冲斗老儿后悔,谁叫你当初不收我当徒弟。

李如柏本就对这个少年另眼相看,此刻心下欢喜,当即是笑呵呵拉着他的胳膊让他站起来和经略大人说话。

由于妈妈是踮着脚尖站着,我跟妈妈几乎是面贴着面了,妈妈羞涩地想往后退缩,却避无可避。

我只好又道:“即使你现在不相信我,也要想想,现在你并不安全,周围都是那些色狼,如果没有伴的话,你很快就会被他们抓住的。”

(作者按:萨尔浒之战刘綎前军全军覆没,刘綎本人和养子刘招孙阵亡,作者采用了明史的说法,而《明史纪事本末补遗》中记载:綎中流矢,伤左臂。又战,复伤右臂。綎犹鏖战不已。自巳至酉,内外断绝。綎面中一刀胸中一箭,截去半颊,犹左右冲突,手歼数十人而死。又有《山中闻见录》,对于此事的记载就发生了一些变化:綎挥兵突战力尽,中流矢伤刃创重死。义儿刘招孙负綎尸,挥刀突击,杀数十人亦被杀。这里因为补遗和闻见录皆非正史,虽然很多人抨击明史乃是清人所修,因为是站在清朝的角度写明朝,所以水分可能很大,但这毕竟是正史,可能在杀敌人数和自身死亡人数上有水分,但战斗的过程应该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当然这只是作者本人的一家之言,如有书友有意义可以私下私信讨论此事,作者本身对明末历史也是非常感兴趣,希望能博采众长。)

历史上毕懋康发明燧发枪要等到崇祯七年,距离现在还有近十年的时间,但是他的军器图说现在已经开始撰写,里面倒是详细记载了明朝的各项火器,其详尽程度应该说甚至超过了赵士桢的神器谱。

《寻龙秘境》简介

冲击完毕骑兵们飞奔回校场,张鹤鸣捏紧了拳头,今天所见太过震撼了,他们的手铳怎么如此犀利,好像看他们并未点火绳,怎么打响的?还有为什么他们的装备这么精良,怎么人人持有双铳,一年的时间他们从哪里弄来这么多火铳。那边的步兵也是,方才还没转过弯来,现在一想,大有蹊跷啊。数百火铳兵拿的火铳和目前制式的火绳枪不一样啊,从哪来的新铳?自己造的?一年能造这么多吗?买的?这么多铳要耗费多少银两,他刘毅一个防守把总,还不吃空额。就算是周之翰帮了他一把也没道理有这么多铳啊。

任何事情都应该去尝试一下,因为你无法知道,什么样的事或者什么样的人将会改变你的一生。

可是赵林动也不动,就是看着前方贼军杀戮官兵,吴斌仿佛看到了赵林眼中的冰冷,他灵光一闪,脑中明白了一切,大笑道“哈哈!原来是借刀杀人,端的好计策啊。赵林你勾结乱匪,必不得好死!”

妈妈没想到龙青山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她窒了一窒,道:“青山,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跟他没什么的。”

引入眼帘的越有十几副马铠,明清时期的马铠已经不像唐宋时期,都是全身装甲,例如辽国的铁浮屠,拐子马,西夏铁鹞子等等,都是鳞片重甲,覆盖全部马身。

六百人来到校场**,以总旗为单位排成了十排,步兵在前骑兵在后。

妈妈斜坐着,双手伸到背后扣上搭扣,这个美人负手戴胸罩的画面从此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深处,不可磨灭。

吴斌连忙出来打圆场:“呵呵,赵百户,刘总旗说的都是事实,确实是年底要出兵,装备的事情缓缓再说。”

阵中几个原来跟随吴斌的老兵叫道:“大人为何不救吴把总?”

此时,刘招孙连杀五人,加上方才西岗鏖战,死在手下的金兵马甲步甲恐怕已有三四十人了。

导演: 鲁本·弗雷斯彻

“头好痛啊,这是哪里啊”刘毅感觉自己的身体都不能动了,头疼欲裂,眼睛却怎么也睁不开,脑子里交织着各种各样的记忆片段,“刘毅,万历三十七年生于南直隶太平府,我爹是四川总兵官刘綎义子重庆府千户所千户刘招孙,刘毅,快去摧毁蓝军预设机枪阵地,手榴弹准备......”

“毕大人,我早已久仰大名,今日一见三生有幸。”刘毅诚恳的道。

程冲斗抢前两步准备将刘毅扶起,却又想起了什么收住脚步道:“好男儿志在四方,怎么能为我一个糟老头子耽误大事,一年不来看我,你做的对,可是你今日不在军营,你作为一地主官擅离军营,万一有敌人来袭,群龙无首,这就是错,是该责罚。”